叶厌离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,“好。”

整个宴会大厅金碧辉煌,衣香丽影,各种俊男美女,各行各业的大佬们穿梭在其中。

总统穿了一身灰色的西装站在人群里,各种众星捧月,客人们不停的和他打招呼,他喜笑颜开,周旋在其中。

“恭喜总统先生。”

“找回来这么优秀的儿子,不仅长得英俊潇洒,还能力卓绝。”

“将来肯定能够将咱们m国带领得更上一层楼。”

“对对对!”

听着大家的恭维,总统那更是心花怒放。

他时不时的看向二楼的方向,薄行止就在二楼,可是宴会马上就要开席了,他却不出现。

该死!

这小子该不会还在和他闹吧?

有什么好闹的?真当自己是吃素长大的?这么一点小打一闹他一国总统可不放在眼里。

他朝着自己的助理使了个眼色,助理立刻会意就悄悄朝着楼上走去。

几乎没有客人们去关注一个微不足道的助理。

二楼某音会客室里面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立在窗前,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峻气息。

总统的助理轻轻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宋言,宋言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道,“少爷不想出去。”

助理却只是笑了笑,对薄行止的语气透着淡淡的不恭敬,一个被总统从外面找回来的私生子,如果不是总统抬举他,他能当总统的继承人?

更何况总统的私生子如得是,今天他受宠谁知道明天还会不会是他。

指不定哪天就被换了。

他可是总统的助理,总统的很多秘辛他都知道,包括总统的私生子数量,他也很清楚。

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想要巴结未来总统的样子。

再说了,那些私生子可是蠢蠢欲动,想要当总统的大有人在。

这个薄行止能不能顺利成为总统,还要看他的实力和运气。

“这到处都是宾客,宴会原本就是为了少爷才开的。少爷如果不去的话,不仅是少爷的损失,总统脸上也没有面子。少爷以后的人脉,包括这些很多都是少爷以后的下属,少爷……你真的不去吗?”

这助理低着头,嘴巴里面说着漂亮话。

他一向最擅长察言观色,他的职责和角色就类似于古代时候皇帝身边的内务府总管。

那必须的!非常擅长把握人心,尤其是总统的心。

薄行止转身,冰冷的视线落到助理的身上,“继续说。”

助理:“……”

我他妈还说啥?我说了这么多还不够?

这薄行止怎么不按牌理出牌?

“少爷……现在少爷就不下去,以后这些下属怎么会可能忠心耿耿效忠于少爷呢?毕竟少爷现在可是未来的总统,各派各系现在都在观望站队,我听说大少爷……快要回来了。”

薄行止神色微凝,俊美的眉眼看不出来任何情绪,“大少爷?”

当年母亲是总统明媒正娶的妻子,可是这男人有权有势,扑上来的女人数不胜数,私生子也是一大群。

母亲抑郁而终以后,他就被这男人给赶了出去。

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男人的第一个孩子,后面的那些全部都是后来的女人才生的,原来在他之前,这男人就已经有了情妇,有了孩子。

真是可笑。

这种垃圾货色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。

真是讽刺。

“对……大少爷手里有权有钱,并且总统还挺喜欢他的。”助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薄行止,“等到大少爷回来以后,少爷就知道了。毕竟……总统优秀的儿子可是有很多。只有握住绝对的权力,才有话语权,才能够睥睨天下。所以少爷,你下去吗?”

“这么盛大的宴会,怎么可能不去?”薄行止浅浅勾了勾唇,目光挪到宋言脸上,宋言立刻会意,从一旁的衣架上取下来一件黑色的西装送到薄行止面前。

男人徐徐的将西装外套披到身上,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扣上扣子。

他身材高大俊挺,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越发气势斐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