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夫人暗暗松了口气。

先期布下的暗招总算是起作用了。

不过暗中下毒只能对普通侠士有用。

剑池之内还有不少高手都不受影响。

突然,一个身影杀入坚持之内。

那身影正是剑魔。

“傲夫人,当日你弃我骗我,如今我要得了绝世好剑,将你那奸夫在你面前斩杀,让你知道我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。”

金肆撇了撇嘴,舔狗。

傲夫人面色如常,如果剑魔能得了绝世好剑未尝不是好事。

就他那水准,稍稍给点甜头他就能乐三天,段位太低。

此刻断浪正与剑晨缠斗。

剑晨被断浪逼得节节败退,局势岌岌可危。

剑魔横冲而来。

“乌合之众给我滚开。”

剑魔虽说一劈,一道剑气横贯当场,剑晨连忙避开。

断浪举剑抗衡。

可是剑魔的剑道修为和功力,哪里是断浪能比的。

断浪瞬间就感觉到莫大压力,只能将剑魔的剑气格开。

可是剑气还是掠过断浪额头,留下一条疤痕,鲜血低落在剑池之内。

“哈哈……黄口小儿,凭你也配与本大爷争锋。”

断浪脸色阴晴不定,这是修为上的压制。

就算是他也没办法。

剑魔环顾四周,现在已经有三毒其二,只差嗔毒之血。

剑魔看到了步惊云。

在剑池之中,步惊云是最轻松的。

几乎没有人是他一合之将。

“步惊云,就是你了!”剑魔直接杀向步惊云。

步惊云气势沉稳,眼见冲杀过来的剑魔,不急不躁,一记行云流水拍出。

威力比过去大了十倍不止。

剑魔心头一惊,连忙避让开来。

傲夫人脸上露出诧异之色。

怎么回事,那步惊云的实力未免太过强悍了吧。

居然连剑魔都要避其锋芒。

步惊云稳扎稳打,而剑魔却是非常吃力。

他也没想到步惊云的实力居然到达这种程度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就算是无名也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击败自己。

旁边的傲夫人更加着急。

剑魔久战之下,已经露出疲态。

如此下去,绝世好剑必将落入步惊云之手。

可是环顾四周,偌大的拜剑山庄居然无一人可用。

傲夫人的目光终于落到金肆的身上。

她这才发现,金肆居然一直在外围观战,也一直没有出手。

“金先生,奴家指天发誓,若是你能助我儿取得绝世好剑,奴家便与你为奴为婢。”

金肆看了眼傲夫人,他完全没打算要傲夫人为奴为婢。

如果能有露水情缘那是最好的。

至于让她在事后信守承诺。

呵呵……傲夫人可不是什么守信之人。

不过这么打下去,小步要是不献祭上自己的嗔毒之血。

绝世好剑就无法开锋。

“傲夫人,你说真的吗?”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金肆猛然入场,落到金肆的面前:“乖徒儿,傲夫人答应给我当牛做马,你要不成全为师一次吧。”

步惊云看着金肆,怒火再次被点燃了。

“你既然能为女色舍弃弟子,那弟子便与你恩断义绝!从此你我各不相干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我现在斩下你的狗头,你肯定不会怪为师是吧。”

步惊云身上真元暴起:“师父,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。”

所有人都被步惊云逼退。

无一不被步惊云身上绝世霸道的气势所惊。

太强了,步惊云太强了,完全凌驾于所有人之上。

简直就是不讲道理的强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