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维斯妥协了。

为了避免自己女儿被金肆骚扰。

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,贾维斯已经了解了金肆的为人。

恶劣都不足以形容金肆的坏。

如果坏是一个人道德善恶的评价。

那对金肆来说,就是最大的褒奖。

曾经贾维斯以为最坏也就是道德底线在哪里,人就在哪里。

可是金肆恰恰相反,金肆在哪里,道德底线就在哪里。

“虽然我同意让他们入住,可是绝对不允许他们随意走动,特别是少爷的办公区域,你明白吗?”

“当然,她最常去的地方应该只会是我的卧室。”

金肆不怀好意的笑容让这对母子毛骨悚然。

“对了,你儿子叫什么?”

“史蒂夫.罗杰斯。”

史蒂夫.罗杰斯,金肆摸着下巴。

“真可爱,我最喜欢小孩子了。”金肆伸手摸了摸瘦小的史蒂夫的脑袋。

这时候霍华德走了出来:“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良心不会痛吗?”

“少爷……他们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霍华德摆了摆手:“去为他们安排一个房间。”

霍华德看了眼金肆:“金,你只是我的保镖,你居然配备了仆人,我这个老板却没有。”

“你只是不需要,不是没有,我可是向你提了无数次建议。”

“我现在需要了。”

“那就自己去找,她可是我找到的。”

“她不是还没做出选择吗。”霍华德看着莎拉:“莎拉女士,你觉得每个月六百美元的薪水怎么样?”

“什么?六百薪水?先生你确定吗?”

在这个时代,六百美元可是妥妥的高薪收入。

“霍华德,你这可是当面挖我的墙角。”

“不,我只是在社会规则允许的情况下,满足我个人的需求。”

“莎拉女士,你不觉得你的孩子需要父爱吗?”

父爱?莎拉和史蒂夫都露出一丝阴霾。

史蒂夫的父亲在世的时候,可没少给他们父爱。

那可是一段非常不美好的岁月。

酗酒、家暴,还有贪得无厌。

简直就是负面的代名词。

而再看金肆,这是一个看着就比史蒂夫曾经的父亲更恶劣的男人。

“先生。”莎拉来到金肆的面前。

金肆顿时大喜:“莎拉,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。”

“先生,对不起,我选霍华德先生。”

金肆的表情直接垮了。

金肆感觉全世界都在与他为敌。

“我哪里不如他了?”

众人看了看金肆,又看了看霍华德,然后沉默不言。

金肆更心塞了,这果然是一个看脸的世界。

……

“莎拉,我的房间需要整理一下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

莎拉匆匆的去到金肆的房间。

发现房间的窗帘拉着,居然还摆了一张桌子,上面是各色菜肴,还有两盏蜡烛。

“莎拉,一起共进晚餐怎么样?”金肆出现在莎拉的面前。

“抱歉,金先生,我还有工作要忙。”

莎拉立刻就要转身离开。

“我早就知道,你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。”

“我需要准备史蒂夫的晚餐。”

“我不介意让他与我们共进晚餐。”

“我介意。”

“莎拉,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吗?”

“史蒂夫有一个悲惨的童年,我不希望有两个。”

“我可以努力争取做个好父亲。”

“抱歉,我不会再将自己与史蒂夫托付给任何一个男人。”

“我也不是非得结婚……”

莎拉的脸都黑了,再也不想搭理金肆。

“好像说错话了。”

……

史塔克工业——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