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肆不管林平之,上去提起黎人雄与罗人杰。

“余沧海现在在哪里?”

“狗贼子,你敢杀我二人,我师父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罗人杰相当硬气。

金肆一掌拍出去,黎人雄的脑袋便如西瓜一般炸开,鲜血向后溅了一墙壁。

“余沧海现在在哪里?”金肆又重新问了一遍。

“你想对余掌门做什么?青城山与我五岳剑派互为同盟,便如我华山手足亲人,我不许你做出残害同门的事。”令狐冲顶着猪头气愤的说道。

“余沧海杀我福威镖局满门,如今我要找余沧海报仇,何错之有?”

啪——

金肆扇了林平之一脑袋:“和他废什么话,江湖人江湖事,说到底就是手底下见真章,你看他被我打了一顿,现在也就只能动嘴皮子,他要是打的过我们,现在肯定就是先把我们撂倒,然后和我们说几句伟光正的公道话。”

“江湖恩怨纷扰……小兄弟何必执着恩怨……”

“我淦,我要是把你小师妹拖进小树林,你找我报仇不?”

“我小师妹如何招惹你了?你如此几次三番羞辱我小师妹?”

“那我把你师娘拖进小树林……”

“@#!¥@#”令狐冲。

“你看吧,这就是感同身受,所以别再啰嗦了,再废话我就去华山把你师娘和小师妹拖进小树林。”

罗人杰也不是什么英雄豪杰,当即就说了余沧海的位置。

余沧海此刻就在城外,罗人杰和黎人雄原本是奉命来城中采买一些干粮,他们急着赶路去衡山。

不过让众人没想到的是,罗人杰还说了一个让林平之惊喜的消息。

林平之的父母还活着,只是日夜受余沧海以及其弟子的折磨。

林平之双眼赤红,杀气腾腾。

到了城外,余沧海正被几个弟子围着,坐在城外树下休息。

等着罗人杰与黎人雄采买回来。

可是他们等来的不爽罗人杰与黎人雄。

而是金肆等人。

“师父,是福威镖局的林平之。”于人豪看着远驰而来的快马,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人正是林平之。

原本金肆是带头的,结果金肆体重太重,以至于落到最后。

“嘿嘿……这小崽子自寻死路,正好,拿他来逼林震南,便不怕那夫妇二人还不交出辟邪剑法。”余沧海腾的站了起来。

可是待到那几匹快马到了近处才发现林平之的马后拖着一人,正是他的徒弟罗人杰。

“小崽子,找死!”余沧海顿时大怒,身形骤起,如鹤唳腾挪,手中剑锋寒光骤现?直逼林平之而去。

突然,一道身影破空而来,余沧海心头大骇?他感觉一股狂涛巨浪扑面而来。

可是此刻身在空中?想要止住趋势也已经来不及。

却见那身影一把扣住余沧海的脖子?余沧海立刻换招变式,剑锋改走中门击腋下池泉。

可是剑锋刺破了衣服后,却如刺到铁板一样?再也难进分毫。

金肆也没管余沧海的小动作?就那么提着余沧海的脖子,任他如何挣扎也无力脱身。

金肆一脸平静的落地,周围青城弟子个个面丧气衰。

余沧海一招被俘?早就吓破他们的胆子。

林平之此刻双眼赤红?从马上跳下?提着三尺青锋便杀入青城弟子之中。

于人豪眼见不妙?转身就跑到队伍后方。

“林平之?看看他是谁!你再敢动分毫?我便让你爹身首异处。”

金肆看了眼于人豪,抬起手遥指数丈之外的于人豪。

啵——

于人豪都没明白怎么回事,剑气眼见射断了他手中佩剑,剑气同时贯穿了他的肩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